权鸟夺标APP-不止是招标,更为中标!

权鸟招标利用大数据技术。致力于在招投标过程中为用户提供全过程、多方位、一体化、低成本的专业数据服务。让您提前了解项目信息,掌握先机,快人一步。

扫一扫下载APP
当前位置:权鸟招标网_招投标软件_今日招标信息_权鸟夺标app>>招标快讯>>行业动态>>评审因素的细化和量化不能简单绝对化

评审因素的细化和量化不能简单绝对化

  • 发布时间:2019-01-16
  • |
  • 浏览次数:59

作者:吴

《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招标投标管理办法》(财政部令第87号)第55条规定,综合评分法是指投标文件满足招标文件所有实质性要求,得分最高的投标人根据评价因素的量化指标被评为中标候选人的评标方法.评价因素应细化和量化,并与相应的业务条件和采购需求相对应。如果业务条件与采购需求指标之间存在区间,则应将评价因素量化为相应的区间,并设置与每个区间对应的不同分值。

该条例出台后,在抑制采购人和采购机构的评标因素针对特定供应商、减少评标委员会的自由裁量权、使评标更接近满足采购需求、促进政府采购活动的公平与公正等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实践中,该系统在实施和应用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

首先,仍然存在忽视评价因素的规定的问题

在实践中,仍有一些规定是少数采购人和采购代理机构在编制招标文件的过程中忽略了评标因素的设置。在购买需求中,评估因素与技术、服务和业务需求之间仍然存在脱节。在有些情况下,评估因素是根据供应商的变相规模条件和与采购需求无关的荣誉证书为特定供应商量身定制的。仍然存在评价因素过于笼统、过于概念化和定性的情况。这些行为应该严肃处理,不能容忍,否则会带来很大的随大流效应。特别是在处理投诉的过程中,如果发现这种违法行为,必须严惩,因为如果这一环节仍然只是责令改正,那么采购人和采购代理机构就会肆无忌惮地实施这种行为,因为他们会觉得“向财务部门投诉毕竟是很小的一部分”,“如果有投诉,就会改变,不会投诉。”此外,这还会降低监督管理部门的威望和信誉,并最终摧毁整个政府。

第二,有些问题需要对评估因素进行细化和量化

这个问题主要存在于一些财务部门的监督人员,即“评价因素要细化和量化”是按照自己的标准绝对化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投诉处理决定,它认为评估因素中的技术得分应该平均分配给每个采购需求中的技术参数。如果招标文件没有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评标因素没有按照规定进行细化和量化。可以说,这是一个看似合理但实际上荒谬的决定,甚至是一个笑话。

当我们理解和运用这一规定时,我们必须理解这一规定的背景和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否则,如果我们只从字面上看条款,我们可能会陷入形而上学的本本主义。评价因素的细化和量化主要是针对实践中的评价因素过于笼统、过于概念化、过于定性,导致评价委员会的自由裁量权过大,导致评价不公平。相反,在执行本条款时,采购人和采购代理机构设定的评标因素可以避免或尽量减少评标委员会过度自由裁量权造成的不公平评标,这意味着本条款应被视为有效执行。政府采购项目非常复杂,对于评价因素的细化和量化没有绝对完善的标准,对于如何细化和量化也没有真正的制度标准。细化和量化本身是一种定性评价,而不是定量评价,需要在实践中进行具体分析。工程采购项目、货物采购项目、服务采购项目、采购项目和采购项目都有不同的特点,所以对详细和定量标准的把握应该是不同的:有些详细和定量标准可能适用于货物,但不一定适用于工程和服务;相反,适用于工程和服务的东西不一定适用于货物。例如,可以是城市规划设计项目、舞台晚会设计项目、大型展览设计项目等。是否按照上述投诉处理决定中确定的标准进行细化和量化?

为了细化和量化评价因素,没有必要将评价因素的得分平均分配给每个技术指标。例如,对于一个复杂的信息化建设物资采购项目,有150个技术参数,技术得分为30分。如果将每个技术参数的得分进行平均,则每个技术参数的得分为0.2分。问题来了。如果供应商有50个技术参数不满足,将被扣10分和20分。如果供应商在其他评估因素上得了满分,特别是在低价策略的竞争中,这是很有可能的。我认为,招标文件采用类似的“不符合采购文件要求,一项扣XX分,直到扣完为止”的评审标准设置,甚至对不同重要程度的技术参数设置不同的扣标准,这是非常合理的,也符合采购交易的习惯。

还有一套评价因素,不应因为评价因素没有细化和量化而被否定。例如,对于一个规划设计采购项目,招标文件的评审因素采用“在满足采购需求的前提下,对投标人的设计方案进行横向比较,并合理设定一定的横向比较分值为——,最佳分值为XX,次佳分值为XX.“。这种评价因素的设定似乎并不符合表面上的采购需求,但它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供应商的创造力。有利于促进企业创新,应在大力鼓励和支持创新的国家政策背景下予以肯定和鼓励。此外,这种做法也符合国际政府采购规则。

相反,作为监管部门的同志,如果你不认可符合采购交易习惯的做法,你就必须服务于采购市场的主体,找到一种比采购交易习惯更好的做法。俗话说,如果你为别人关了一扇门,你必须为别人打开一扇窗。如果你连答案都找不到,最明智的办法就是尊重市场经过实践认可的购买交易习惯。

此外,评标因素是否细化和量化是合理的,评标委员会不能以此作为停止评标的正当理由。至少有三个原因:第一,无论评价因素的细化和量化是否合理,一般都不会导致评价活动的失败。其次,评价因素的细化和量化是采购方和采购机构的强制性要求,这是一种定性评价,而不是定量评价。没有具体的国家强制性标准,也不存在违反国家强制性标准的问题。第三,即使招标文件评标因素的设置不符合国家体系规定的细化和量化要求,也应由监督管理部门而不是评标委员会来识别和处理。

总之,评价因素的细化和量化不应该是全面的,细化和量化不应该简单地绝对化。它们应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同时要与是否有利于政府采购政策的实施相结合。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东西,也没有适用于一切事物的绝对真理。评价因素的细化和量化应针对具体问题、具体项目的具体要求、评价因素的设置进行分析,以满足采购需求,尽可能避免或限制评标委员会的自由裁量权,解决评标过程中因自由裁量权过大而导致的评标不公。该国不可能为任何采购项目规定具体的细化和量化标准。作为监管机构的同志,不能忽视采购项目之间的特殊性,要求采购主体遵循理想化的标准或不能说的标准。此外,如果采购主体未能实施其认为的标准,则采购主体确定采购主体是非法的是不恰当和错误的。

甘公网安备 620103020009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