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鸟夺标APP-不止是招标,更为中标!

权鸟招标利用大数据技术。致力于在招投标过程中为用户提供全过程、多方位、一体化、低成本的专业数据服务。让您提前了解项目信息,掌握先机,快人一步。

扫一扫下载APP
当前位置:权鸟招标网_招投标软件_今日招标信息_权鸟夺标app>>招标快讯>>行业动态>>警惕政府采购程序适用的“泛化”

警惕政府采购程序适用的“泛化”

  • 发布时间:2017-11-21
  • |
  • 浏览次数:110

购买一元左右也要经过政府采购程序。

为安全起见,集中采购目录以外和低于采购限额标准的所有项目都将启用政府采购程序。

如果不采用政府采购的程序和方法,面对审计,预算单位担心它不明确。

……

在政府采购实践中,普遍存在政府采购程序被广泛使用的现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以下简称《政府采购法》)第二条的规定,“本法所称政府采购,是指各级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组织在依法制定的集中采购目录或者采购限额标准以上范围内,使用财政性资金采购货物、项目和服务的行为。”政府采购制度的适用范围包括主体范围、资金范围、标准范围和项目范围。《政府采购法》第18条规定:“未列入集中采购目录的政府采购项目,可以自行采购,也可以委托集中采购代理机构在委托范围内代理采购。”立法意图是,采购目录以外和采购限额标准以下的采购可以通过自行采购或适用政府采购程序进行。具体应用由买方根据具体情况确定。与政府采购程序相比,自行采购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更高的采购效率和更低的成本。但是,在实践中,大量集中采购目录以外、低于采购限额标准的项目、商品和服务(甚至有些单位采购一元以上的商品)都要经过政府采购程序,导致采购效率低下、浪费财政资金等问题。因此,必须重视政府采购制度的普遍化。

有理由跟随

首先,目前还缺乏关于政府小型简单采购程序的法律规定。一方面,采购单位担心具体采购人员在自行采购时的腐败问题;另一方面,担心财政支出在接受审计或纪律检查时缺乏程序依据。由此可见,政府采购已经演变成一套采购者逃避或减少责任的法律程序,并成为一种彻头彻尾的程序。无论采购人采购什么,即使是在集中采购目录之外,低于限额标准,政府采购程序也应依法进行,不考虑采购成本或采购绩效。为避免“涉嫌腐败”或使非法采购披上合法外衣,应采用有法可依的政府采购程序。

其次,一些地方政府或单位的强制性要求概括了政府采购制度的适用。许多地方财政部门建立了统一的政府采购电子商城平台,0元以上的产品必须在平台上采购。由于电子商城平台中供应商之间的竞争不足,很难实现好的质量和低的价格或物有所值。许多单位规定购买一定限额以上的商品(如高校规定的1000元以上的),由单位统一集中采购,50000元以上的必须公开招标。这些地方性法规或内部规章导致了政府采购制度应用的普遍化。

最后,后监管审查的方向不合理。监管机构对政府采购程序的审查往往是合规审查,而不是效率审查或绩效审查。在政府采购中,法律程序是审查的首要标准。只要程序合法,就能满足审查要求,采购效率和成本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随着时间的推移,基于合规原则的程序导向型政府采购的概念逐渐在采购者的意识形态中形成。因此,“凡是能够使用政府采购程序的,都要经过政府采购程序,凡是能够使用招标程序的,都要经过招标程序”,政府采购程序和公开招标都是广义的。

负I

首先,曲解立法意图。《政府采购法》规定本法适用于集中采购目录内或采购配额标准以上的,这意味着《政府采购法》不得适用于集中采购目录外和采购配额标准以下的。各单位可以对目录外和限额以下的采购对象“自行采购”,这是守法的初衷。政府采购制度的过度泛化显然是对《政府采购法》立法初衷的曲解。这最终导致金融资本支出的低效率和高成本,购买者和使用者都不满意。

二是导致小规模政府采购中的逆向效率现象。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低于采购限额标准的小额采购具有数量大、采购频繁和单价低的特点。自购或简单的采购程序最符合效率原则。如采购特殊商品或有特殊情况,可适用政府采购程序。如果采购人在小规模政府采购中盲目应用政府采购法律制度,将导致采购成本增加、采购效率下降等问题,最终会延长采购周期,无法及时满足采购需求,导致财政支出绩效低下的逆向效率现象。

总之,当政府采购程序被一般化和应用时,采购单位的工作人员没有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积极性。政府采购不满足于“够了就够了”,而是“不买对的,只买贵的”。此外,由于不合理的预算制度,采购者往往在年底进行“突击支出”或“突击采购”,造成财政资金的极大浪费。

建议和提议

首先,建立简单的采购程序,明确适用范围。一方面,以《政府采购法》的修订为契机,简单采购法被添加到法律中。简单采购方式包括直接采购和定点采购,可以为自行采购程序提供法律依据,避免采购人员在自行采购时出现“跟不上”的恐慌。另一方面,澄清各种简单采购程序的适用范围。例如,可适用简单采购程序的金额,以及可适用的简单采购方法等。

其次,从遵从主义到结果主义的转变凸显了政府采购的绩效导向。判断政府采购程序价值有两个标准:程序导向和绩效导向。程序取向是程序遵从主义的产物,它坚持程序的法律遵从为第一优先。然而,绩效导向以采购结果为最终评价标准,更符合效率原则。现行制度应改变购买者的关注焦点,从程序合规转向财政支出的绩效优先,并加强政府采购的绩效管理。对于小额采购,采购单位应更加重视采购绩效管理。当繁琐的程序增加采购成本时,采购绩效肯定会受到影响。

第三,监管当局改变监管思路,弱化程序合规性问题。评估是衡量的标准,评估和监督保持不变,因此购买者不可能改变购买行为模式。监管部门(包括主管部门、审计、纪检等)应更加重视对采购结果的评价,强调对财务支出的绩效评估,弱化对自行采购项目(或今后采用简单采购方法的项目)遵守程序的要求。